千贏注册
  咨询电话:15361861856

千赢客服

过于野心勃勃?马斯克迎来自己最大敌人

腾讯科技讯 9月1日消息,据外媒报道,今年春天,当伊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在位于美国加州弗里蒙特(Fremont)的特斯拉(Tesla)电动汽车工厂参观时,曾询问装配线为何停工。经理们说,一旦有人挡道,自动安全传感器就会自动停止装配线运行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当时马斯克很生气。他高调押注于大规模生产电动汽车,但自投产以来始终落后预定目标,自动安全传感器带来了另一个挫折。这位亿万富翁企业家开始在装配线上用头撞汽车的前端,并称:“我不知道这会对我造成怎样的伤害,我想让汽车继续加速生产。”

特斯拉电动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伊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

当一名负责该系统的高级工程经理解释说,这只是一项安全措施时,马斯克告诉他“滚出去!”不过特斯拉表示,该经理是因其他原因被解雇的。

作为世界上最著名、最有争议的企业家之一,马斯克在电动汽车、太阳能发电等领域拥有着勃勃雄心,他还想将人类送上火星,并解决洛杉矶的交通问题。他渴望完美,经常通过亲自动手来折服下属。他的朋友、同事和亲戚说,他曾问出很多问题,但没有人能给出答案。

数十名高管在特斯拉工作,把他孤立起来。即便以硅谷的利己主义标准来衡量,这也意味着,押注于马斯克的公司实际上就是押注于马斯克本人。到目前为止,他们已经获得了回报。特斯拉的市值超过500亿美元,即使最近股价暴跌,它依然足以与传统美国汽车制造商匹敌。他的火箭公司SpaceX估值超过200亿美元。

对许多投资者和分析师来说,马斯克8月7日的推特消息——“我考虑以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”,以及他在16天后决定放弃该计划,代表了问题的另一面:马斯克看上去可能有些鲁莽,甚至会让人质疑他是否适合担任首席执行官。

联邦证券监管机构已开始正式调查马斯克的推文,看其是否因误导投资者而违反了法律。马斯克的朋友和家人担心他会感到沮丧和过度劳累。马斯克承认,他的行动和快速决策可能被误解为古怪行为。

马斯克解释称:“单位时间内做出更多决定的出错率显然更高,少做些决定可以稍微降低错误率。此外,未来明显正确的决定可以改变早些时候的错误决定,而早期错误通常不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。”

特斯拉澄清说,马斯克视察工厂那天头上戴着安全帽,而不是用头撞装配线上的汽车。此外,系统已经在不危及安全的情况下进行了调整。

过去几个月,卖空者加大了对特斯拉和马斯克的攻击力度,尤其是在特斯拉努力实现其Model 3生产目标之际。Model 3旨在将电动汽车推向大众市场。今年8月登上各大媒体头条的“私有化”事件,扩大了对马斯克的批评。

位于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特斯拉电动汽车工厂的Model 3组装机器人

总部位于纽约的投资公司ARK Invest研究总监布雷特·温顿(Brett Winton)表示:“所有相信特斯拉的人都希望马斯克所引发的争议能缓和些,但如果没有马斯克,特斯拉就不会取得成功。”ARK investment持有价值约1.82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。

极度自信的马斯克引用了拉斯维加斯赌场中的箴言,以此解释了他的特斯拉私有化提议以及随后的转变。马斯克说:“如果形势对你有利,你应该在可执行的范围内尽可能多地做出决定。这就像拉斯维加斯赌场,概率永远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,这就是为何赌场总是赢的原因。”

现在的问题是,无论马斯克多么才华横溢、魅力四射,他是否能继续保持有利的形势。

高速成功

据《福布斯》(Forbes)杂志估计,现年47岁的马斯克净资产约为200亿美元。他的盟友警告说,不要急着反对他。马斯克的舅舅、南加州神经学家斯科特·霍尔德曼(Scott Haldeman)说:“他设定的目标超出了人们的认知能力,因为他的能力比其他人高得多。”

马斯克家族中传承着冒险精神。他的外祖父约书亚·霍尔德曼博士(Dr. Joshua Haldeman)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就离开加拿大去了南非。霍尔德曼后来驾驶着首批飞机从南非飞往澳大利亚,搜寻失落的喀拉哈里古城(Kalahari),实际上就是一片沙漠废墟。

马斯克与X.Com董事长彼得·泰尔(Peter Thiel)

作为在南非长大的孩子,马斯克对书籍有着强烈的兴趣,他也有能力消化这些信息。他的舅舅回忆说:“好奇心是他的强大驱动力,无论是在医学、建筑还是商业、农业方面都是如此。”

马斯克的童年也充满了心酸。他的父亲是一位对非洲采矿业务很感兴趣的工程师,母亲则是一位营养学和营养学硕士学位的模特,在他8岁时离婚。 他的童年也充满了困难。他的父亲是一位对非洲采矿业务感兴趣的工程师,母亲是一位有着营养学硕士学位的模特,他们在他8岁时离婚。

舅舅霍尔德曼称,马斯克的书生气似乎让他成为了比勒陀利亚男校所有人的目标,他的同学在橄榄球和板球等运动上都很出色。马斯克的弟弟基巴尔(Kimbal)比他小两岁,成了他最好的朋友和知己。17岁时,马斯克搬到了加拿大,后来进入了皇后大学。

此后,马斯克转学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物理和经济学。前大学室友阿德·雷西(Adeo Ressi)说,马斯克曾为多达500人举办了聚会,并收取5到10美元门票。

在20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热潮中,马斯克兄弟创办了一家名为Zip2的互联网公司,帮助报纸走上了互联网之路。四年后的1999年,他们把Zip2卖给了康柏电脑公司。27岁时,马斯克已经怀揣2200万美元巨资。他花了100万美元买迈凯轮F1超级跑车,其余的钱都押在了他的下一个创业公司X.com上,也就是PayPal。

在非洲度假期间,马斯克感染了严重的疟疾。他的家人说,濒死的感觉促使他重新考虑自己的人生,他还不无夸张地总结说,他可以通过殖民火星和创造可持续使用的交通工具来拯救人类。

2002年,EBay斥资14亿美元收购了PayPal。作为第一大股东,马斯克筹集了逾1亿美元。当时他只有31岁。马斯克将大部分资金投入了SpaceX,他希望这家火箭公司有朝一日能帮助殖民火星。此外,他还帮助创建了致力于淘汰内燃机的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,收购了以减少世界对电网电力依赖的太阳能公司SolarCity。

获取财富似乎并不是马斯克的唯一目标。当特斯拉在2008年濒临破产时,马斯克用自己的钱拯救了这家公司。他仍然认为他的使命就是拯救人类。据马斯克和他身边的人说,马斯克经常往返于SpaceX所在的南加州和北加州(特斯拉)之间,有时每周工作100到120个小时。

他对自己的员工抱有同样的期望,并树立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榜样。在特斯拉,马斯克在工厂里工作很长时间。曾在马斯克手下工作过的人都说,马斯克带领他的公司走向了不可能之路。马斯克的Model S轿车让汽车行业大吃一惊,他说服消费者购买电动汽车,因为它们足够性感。

马斯克吸引了许多顶尖工程师,他们把他取代汽油驱动汽车的目标奉为信条。他也被描述为有强迫症的工头。前高管表示,他们必须准备好了解最小的细节。如果装配线上有问题,最好是亲自领他去看。

一位知情人士说,当Model X SUV的后座出现问题时,马斯克帮助工程师设计了新的支架。另一位知情人士说,马斯克花了多年时间为Model S轿车设计门把手。对于Model 3,他开始沉迷于自动化,后来他承认这导致了几个月的延迟。

许多前雇员说,他们更愿意通过电子邮件与马斯克交流。他们说,在按下“发送”键后,他们会紧张地等待,希望得到两个字母的回复“OK”。一名前雇员说,马斯克的长篇回应可能是批评,也可能是全新的行军命令。他还会在晚上任何时候把经理叫到工厂。

高管们说,他们觉得马斯克鼓舞人心,有时也很有趣。但当老板心情不好时,他们会避免提出建议或提出担忧。其中一名员工说,SpaceX火箭成功发射后,马斯克情绪高涨,有些重要的会议也被安排好了。

一位前经理说:“只要他继续点头,我就需要继续说话。而当他不再点头,你就需要闭嘴了。”其他人也说,他们试图通过了解马斯克的私生活来预测他的情绪,甚至追踪女演员塔鲁拉·赖利(Talulah Riley)的头发颜色,赖利是他的第二任妻子。他们认为,当赖利的头发颜色接近铂金色时,马斯克是最快乐的。

独自前行

在SpaceX,马斯克依赖公司总裁格温·肖特韦尔(Gwynne Shotwell)来管理日常运营。与特斯拉相比,火箭业务更容易预测:它的客户数量要少得多,在发射之前就能拿到报酬,而且是私人持有的,这降低了投资者的压力。

不过,马斯克曾经依赖的特斯拉高管团队,人才大量流失。在过去两年中,有50多位副总裁或更高级别的人离开了公司。了解马斯克想法的人士说,到目前为止,马斯克还没有找到一位具备吸引他专业技能或远见的二把手。

知情人士透露,马斯克一直对他的高管们说,他不想成为首席执行官,只打算在让特斯拉跟上速度所需的时间内任职,然后让他专注于产品开发。助手们在讨论谁将接替他的职位:工程总监道格·菲尔德(Doug Field)还是销售总监乔恩·麦克尼尔(Jon McNeill)。

这两个人都在今年离开了特斯拉,马斯克接手了他们的工作,而不是雇佣新员工。特斯拉表示,两人都没有被当成首席执行官来培养。马斯克最近接受采访时说,他不知道还有谁能比他做得更好。他说:“我不是执着于做CEO。”他告诉助手,如果他辞职,他担心特斯拉将陷入风险。

担任首席执行官是要付出代价的。马斯克一直在与失眠作斗争,他谈到了自己服用安眠药安必恩(Ambien)的情况。据一位熟悉他的人说,当这种药物不起作用时,疲劳会让马斯克第二天的工作效率下降。

这位知情人士说,他和第一任妻子贾斯汀·马斯克(Justine Musk)生了5个儿子,其中包括一对三胞胎和一对双胞胎,他们都在加州贝尔艾尔(Bel-Air)的家中,他们帮助缓解他的压力。

几年前,特斯拉还在努力提高Model X的产量。有人回忆说,马斯克当时在装配线的尽头即兴召集了一群工人。老板表达了他的感谢,当他意识到他们为家人牺牲的时间时,他哽咽了。他说:“我也想念与家人团聚的日子。”

马斯克与未婚妻塔鲁拉·赖利(Talulah Riley)

多年来,马斯克的个人生活与公司表现息息相关。2012年,他在推特上表示要和赖利离婚。特斯拉的前雇员说,特斯拉的股价当天下跌了2%,公司公关主管警告他不要在Twitter上发布有关自己私生活的消息。

1999年卖掉Zip2并赚了第一桶金之后,马斯克接受CNN采访,并展示了自己的迈凯轮F1跑车。他当时说:“我想上《滚石》杂志的封面,这很酷。”他的愿望在2017年11月实现了,马斯克似乎很享受名气带来的好处。

《钢铁侠》(Iron Man)导演乔恩·费儒(Jon Favreau)和演员小罗伯特·唐尼(Robert Downey Jr.)在塑造托尼·斯塔克(Tony Stark)这个角色时,经常与马斯克交谈。大导演艾布拉姆斯(J.J. Abrams)说,他和马斯克经常隔几个月通过电子邮件交流,进行社交活动。

艾布拉姆斯的电影包括《碟中谍3》(Mission: Impossible III)和《星球大战:原力觉醒》(Star Wars: The Force Awakens)。今年,当艾布拉姆斯得知马斯克在洛杉矶附近挖了一条隧道,并展示了一项减少交通拥堵的计划时,他发电子邮件说,“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糟糕,但我想去看看你的隧道。”

这位导演参观了SpaceX的地产,并参观了为马斯克旗下隧道挖掘公司Boring Co挖掘的隧道,旨在建造高速地下运输系统。艾布拉姆斯设计了一个标志,并要求他的制片公司把它放在棒球帽上。艾布拉姆斯说

:“接下来,我看到了Boring Company钻头的照片,上面印着我设计的标志,这让我很激动。”

至少从春天开始,马斯克就开始和克莱尔·鲍彻(Claire Elise Boucher)约会,这位流行音乐人艺名格里姆斯(Grimes)。纽约歌手艾泽利亚·班克斯(Azealia Banks)的Instagram账户显示,在她的新专辑中,她计划与格里姆斯合作。

班克斯在马斯克8月7日那则轰动一时的推特消息发布后,在Instagram上表示,马斯克发布推文时服用了致幻剂。但马斯克的一位发言人形容这种说法是“一派胡言”。班克斯后来在Instagram上道歉。班克斯和鲍彻的代理人都拒绝置评。

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特斯拉董事会对马斯克使用Twitter的方式并不满意,并告诉他要更加小心。今年夏天早些时候,他在一条推特上暗示,一名英国洞穴探险者是恋童癖者,后者曾在泰国洞穴中帮助营救少年青年足球队。马斯克后来为此道歉。

马斯克在随意发布推文的同时,也有时间监督批评人士。一位知情人士说,他在寻找推特上的标签TSLA,里面都是卖空者。马斯克的大学朋友雷西说,他相信卖空者和批评者不仅仅是在做空特斯拉,他们还在试图破坏他“对世界的善意”。

马斯克对《华尔街日报》说,今年7月,他曾给大众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赫伯特·戴斯(Herbert Diess)发送电子邮件,询问是否有大众员工用假名批评特斯拉。这个推特账号最终属于某位大众汽车员工的兄弟。马斯克指出:“他们肯定是在玩火,因为他们依然陷于排放作弊丑闻中。”戴斯拒绝置评。大众公司表示,戴斯的助手负责处理细节。

今年夏天,马斯克还关注了劳伦斯·福斯(Lawrence Fossi)的账号,他曾经的在线绰号是“蒙大拿怀疑论者”。福斯在Twitter和金融市场众包内容服务平台Seeking Alpha上发文批评特斯拉。马斯克7月23日发文给福斯公司的高管,询问其老板是否知道有员工“利用假名过分贬低特斯拉。”

福斯随后主动冻结了自己的Twitter账户,也不再在Seeking Alpha上发表评论。他说,他很惊讶马斯克会写这样的长文驳斥批评。(编译/金鹿)